化镍浸金的质量问题

    现行NPTH做法,已经不再逐一塞入小辣椒以节人力。代而起之是在一次全面镀铜后贴干膜时,顺便将NPTH也都一并蒙上,于是二铜锡铅与蚀刻后,虽然各NPTH孔内已被咬得全无铜壁,但化铜前阴魂不散钯层,却丝毫无损不动如山。这种板子一旦进入ENIG之中,其不该上镍上金非通孔,对于ENIG接纳却丝毫不逊正常焊垫甚至过之,不免令人为之气结。
    于是剥锡铅之前只好先将板子浸泡一种硫醇槽液,以钝化掉NPTH孔内钯层,而于后来ENIG之际不再作怪。不幸是硫醇处理后冲洗不洁时,难免就会带硫进入剥锡铅槽,使得剥后铜垫或侧缘也多少沾上了硫。铜面硫是化镍反应死对头之一,因而想要彻底防止露铜就难上加难了。绿漆本身耐化性要够好,才能耐得住ENIG高温长时间化学攻击(平均80-86℃,两槽共约20-40分钟)。大凡此项本领不佳者,ENIG之后绿漆色泽将会被漂洗而变浅。也就是说绿漆配方中若干有机物已溶入化镍浸金槽液中,久之势必带来为害不轻污染。通常铜面绿漆厚度不宜低于0.2mil,否则ENIG之后常会出现发白现象,也是被退缺点之一。绿漆显像不足常使铜垫上留有未能尽除透明残膜,此残膜中不但含有Na2CO3与消泡剂,并另有已溶入绿漆成份,一旦附着铜面而又遭后续之高温烘烤,就会将与铜面勾搭成为难以去除“错化物”,而不仅只是稀松平常氧化物而已。
    显像后水洗不良,或吸水滚轮再污染 ──ENIG露铜此处水洗对象是大量湿滑碱性物质,必须要用充足自来水冲洗才完全清除。纯水仅具冲淡作用根本洗不掉碱性化学品,一律用纯水清洗,是有钱而无知蛮干法。正确操典是在快速烘干之前才过门纯水,以避免不良水痕附着。有时候显像与水洗都还不错,但热风吹干前陈年吸水滚轮,却是出奇肮脏,反而把洗净板子又给滚涂成了残膜附着,成事不足败事有余。只要用手去摸摸吸水轮面有无滑滑腻腻,就知道是否该洗该换了。任何看不见Scum只要烘烤老化变质(与铜金属发生错化反应)后,想要在正常流程中去彻底清除,堪称机会不大。

微信扫描二维码咨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