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企被迫外移 中国沿海各省争抢

  无休止的日本地震,正在给中国沿海省份带来意料之外的产业机遇。
  7月12日,诸暨市商务局的一位官员向本报表示,日本伊藤忠、山田、旭化成等株式会社高层最近频频前来诸暨考察,除参股浙江雅迪纤维有限公司万吨氨纶项目外,还有意向与当地机床汽配、光伏电子、精细化工等产业实体开展更为广泛的合作。
  而在浙江安吉,藤仓橡胶工业株式会社刚投入4500万美元,征用了100亩土地,正在兴建一座大型工厂。
  安吉开发区招商一局局长潘司方告诉记者,受地震、海啸、核泄漏三重灾害打击,以及全球供应链紧张和近期日元波动等因素影响,日资企业还将加速向海外转移部分产能。
  作为隔海相望的经济发达地区,中国江苏、浙江、山东、广东等沿海省份,自然成为日资转移的重要站点。记者了解到,相关省份正纷纷加入对眼下日本产业转移机会的争夺中。

  沿海各省争揽日企
  “今年前5个月,我市对日本出口LED灯总额超过1400万美元,而在去年从没有出口记录。”
  杭州检验检疫局电子电器科副科长潘鹏对记者说,由于技术原因,中国LED产品很难进入日本市场。但在今年3月日本电力供应紧张之时,杭州、绍兴等地LED生产企业抓住了这一机遇。
  7月12日,日本东部再度发生7级以上地震,目前日本电力缺口在15%左右,众多企业生产受到影响,也进一步推动了产业链向国外转移的步伐。
  安吉开发区的潘司方介绍,即将投资4500万美元在安吉兴建汽摩配密封件生产项目的藤仓橡胶工业株式会社,目前在其本土地震重灾区福岛县有2个工厂,小高工厂距福岛核电站仅11公里,原町工厂距核电站30公里。因遭核辐射污染,90%产能受限。
  藤仓社长中光好对记者说,该公司是日本最大的汽摩橡胶制品生产商,它的受灾令日本汽车行业也受到较大冲击。为此,该公司决定加快兴建在中国杭州外的第二个产业基地,预计项目投产后年产值5亿元,税收3000万元。
  最近,日本的中小汽车零部件制造企业集团宣布整体落户江苏丹阳,计划投入15亿日元兴建产业园。根据规划,5年内将有400家日本零部件生产企业入驻产业园。
  江苏省工商局统计显示,今年3月至5月,江苏新设日资企业80户,较去年同期增长31.1%。同一时段内,日资企业日均新设1户,这一速度较去年同期提高40.8%。
  山东威海高新区投资贸易促进局的谭海枫告诉记者,当地也辟出专门区域建设日资工业园。截至目前,已有5批20多家日企前来考察,比往年同期有大幅增长。
  本报从山东省商务厅获悉,针对日本震后的经济恢复情况,山东方面组织团队东赴日本登门招商,鼓励重点日资企业增资扩股,延长产业链条,拓展产品种类和档次;同时,借助日本商工会所、日本贸易振兴机构、日中经贸中心等团体组织,邀请日本电子元器件、汽车及造船零部件企业和配套伙伴适时到该省考察访问、投资设厂。
  而广州市商务局也高调宣布,在加大对在穗日资企业帮助的同时,拟研究设立对日贸易发展基金,鼓励本土企业发展对日贸易;同时将利用现有的园区辟出专门对日招商区域,作为日本产业转移的承接区,以加大对日招商引资及出口规模。
  据悉,浙江诸暨、金华、嘉兴等城市已出台对日企帮扶计划,维持日企运营同时加强与本土企业对接,许多地方政府对吸引更多日资项目入驻表现得信心十足。
  核心技术是否转移?
  日本此轮产业转移,在中国引起了不同解读。
  有分析人士认为,这次产业大转移与之前的制造业转移有很大不同。从动机来看,以前是主动转移,将高污染、低利润的环节转出,而这一次是被迫转移,所以会转移出更多的核心技术环节。
  此外,转移的目的也不同。以前是想利用地方优惠政策,接近市场,降低生产成本。而这一次是确保产业链安全、优化产能布局和规避汇率风险。
  意义也不同。以前只是策略性的转移,日企会挑选利润低、工艺简单的制造环节转移,而这一次是战略性转移,不仅会转移更多的核心部件的生产,甚至有可能把研发总部、供应链总部、制造总部进行转移。而作为战略性转移,必将会对整个产业链产生巨大的影响。
  然而,也有人对日本是否会转移核心技术表示怀疑。
 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副会长张小虞告诉记者,日本在前沿技术方面一直都非常封闭,极少向别国转移高端或核心技术,虽然日本制造业局部地区在大地震中受损严重,但不到万不得已日本是很难将高端技术转移到中国的。
  比如汽车产业,日产目前的汽车生产仅有25%依赖本土工厂,地震过后将加速外移及海外外包。该公司去年已将小型车Micra的生产由神奈川转至泰国及其他区域,2013年还要把跨界休旅车Rogue的生产从九州换到美国密西西比州的坎顿。而这些转移,更多是以市场为目标的。
  浙商资本投资促进会会长蔡骅说,中国的仿制能力极强,日方担心搬到中国后产品质量无法控制,核心机密可能泄露。另外,中日两国关系敏感,也使得日企在往中国转移的时候有所顾虑。
  诸暨市经贸局官员向本报记者表示,本土企业可以收购、并购日本企业股权为主要手段,抓住日本的技术、品牌、渠道和管理资源;而日本企业可利用自身优势,通过包括技术入股等多种手段,获得中国的巨大市场,从而降低成本,提高现有日本市场的竞争优势,扩展世界其他市场。

微信扫描二维码咨询